description

毛泽东对“窑洞对”的历史底气

[ 返回 ] 点击数:
2911
发布时间:
2022/12/12

      19457月,毛泽东与应邀访问延安的黄炎培在延安机场。

 “窑洞对经过

194571日,在抗战胜利前夕,在中国面临向何处去的历史关头,一架飞机降落在延安简陋机场上,从飞机上走下来6名国民参政会参政员,他们是黄炎培、褚辅成、冷僪、左舜生、傅斯年、章伯钧。他们来延安的目的,是想促成国共双方恢复和谈,实现国内和平。

他们到延安时,中国共产党已经有120多万党员,是领导120余万人民军队的大党,且刚刚开完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,正是蒸蒸日上之时。中共热情接待了他们,并且请他们在延安随便看。黄炎培等人看到了人民群众对共产党发自内心的拥护和爱戴,深为延安蓬勃向上的社会风气所感染。他们是从国民党和陪都重庆来的,自然把延安和重庆作了对比,认定将来必定是共产党得天下。

黄炎培是个思虑久远之人,他出于对中国共产党寄予的厚望和对中国历史发展的深刻思考,非常希望中国共产党得天下后能长期坐天下。在考察完毕即将飞回重庆之前,他们先和周恩来、朱德等进行了会谈。74日,毛泽东在百忙中抽时间在杨家岭的窑洞里会见了黄炎培。一见面,毛泽东就问:任之先生,这几天通过你的所见所闻,感觉如何?黄炎培没说多余的话,直接对毛泽东坦言:我生六十余年,耳闻的不说,所亲眼见到的,真所谓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,一人,一家,一团体,一地方,乃至一国,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。大凡初时聚精会神,没有一事不用心,没有一人不卖力,也许那时艰难困苦,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。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,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。有的因为历时长久,自然地惰性发作,由少数演为多数,到风气养成,虽有大力,无法扭转,并且无法补救。一部历史,政怠宦成的也有,人亡政息的也有,求荣取辱的也有。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。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,我略略了解了的,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,来跳出这个周期率的支配。

毛泽东听后,庄重答道:我们已经找到新路,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。这条新路,就是民主。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,政府才不敢松懈。只有人人起来负责,才不会人亡政息。黄炎培听了毛泽东的回答,十分高兴,他说:这话是对的,只有把大政方针决之于公众,个人功业欲才不会发生。只有把每个地方的事,公之于每个地方的人,才能使地地得人,人人得事。用民主来打破这个周期率,怕是有效的。

在当时,乃至后来很久,很少有人知道,毛泽东在窑洞对中说的话,并非随口而谈,实际上我们党早就有这方面的实践。

苏区的发轫

实行民主,让人民监督政府,发轫于中国共产党在江西建立人民政权之时。那时,我们党在江西瑞金建立了一个领导区域覆盖赣南闽西、真正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——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,毛泽东担任主席。让人民监督政府,就是毛泽东的发明。

毛泽东深谙中国历史,也熟读马克思主义著作,深知令之不行,政之不立,行而不顺,民将弃上的道理,更知道列宁说过给我一个强大的人民监督制,我能把整个党和国家中的官僚腐败翻转过来的话。因此他在任职之初就强调:苏维埃必须吸引广大民众对于自己工作的监督与批评。在苏区,群众对苏维埃政府事务有知情权、参与权、督促权。中央苏区有公民权的任何人,都有权对任何干部直接提出批评、建议、申诉、检举、控告。

举报箱,是中国共产党的发明。19329月,中央工农检察部刚刚颁布的《工农检察部控告局的组织纲要》规定,各级工农检察部都必须设立控告局,接受和处理普通群众对苏维埃机关工作人员贪污浪费、违法乱纪和官僚主义等不良作风的检举揭发控告。当时有群众提出,如果被举报的是直接管我们的干部呢?如果是控告局的人呢?怎么办?没几天,苏维埃政府就发明了举报箱(当时称控告箱),这种举报箱是木制的,上边标示:苏维埃公民无论是谁都有权向控告局控告贪污、浪费、官僚腐化和消极怠工的现象。干部群众用它检举揭发,仅瑞金县一个月就追缴贪污款6000多元大洋。

边区的探索

我党在苏区血与火的洗礼中渡过一个个艰难岁月,但是,实行人民民主,让人民监督政府的做法始终没有丢弃,而是一直带到了延安。当我们党立足陕北并领导边区政府后,又探索出了人民监督机制新形式。

有谁见过政府领导人自己背着干粮袋,穿山沟、过小河,步行几十里甚至百余里,到偏远山村去直接听取群众批评意见的?当年,领导边区的共产党要求各县县长必须和群众面对面,共同检查政府工作,征求群众对政府和干部的意见,总结人民群众创造的经验。工作中出现重要错误的县长,必须当面向群众进行自我批评。

对那些工作中有明显缺点、工作干得不好、出了问题的干部,群众可以直接批评。清涧县一个区长包庇贪污分子,很多群众说他为人不清白,要求查处。上级派人来查,果然查实了他的问题,撤销了他的区长职务。

普选,并非西方专利。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环境中,我党就在边区搞了三次民主选举。边区各地根据特殊情况,发明了投票、投豆、香点、举手等许多选举方式,其中,投豆香点是尊重陕北大多数不识字群众选举权,又为选举人保密的特殊方式。投豆也称为豆选,方法是:被选举人背对选举人坐着,每个人身后放一个大碗,谁想选哪个人,就在他背后的大碗里投入一颗豆子,背后大碗里豆子多者当选。香点也称香选,办法是:事先在不同颜色的选票上将不同的被选举人名字写上,并且当场告知哪种颜色的选票属于哪一个被选举人。选举人想选谁,就用香在自己选定的选票上烧一个洞,最后以烧洞多的选票,确定选出者。

在边区,中国共产党在发动人民监督政府方面,突出的着力点,就是以法护廉。立足陕北不久后,19388月,我党就颁布了《陕甘宁边区政府惩治贪污暂行条例》,其中引人注目的是惩治贪污的办法,第一条就规定:贪污数目在五百元以上者,处死刑或五年以上之有期徒刑。”1941年颁布的《陕甘宁边区施政纲领》第八条规定:厉行廉洁政治,严惩公务人员之贪污行为,禁止任何公务人员假公济私之行为,共产党员有犯法者从重治罪。

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根本宗旨的共产党,必然有公心”“公道,有公心”“公道共产党治理下的延安,必然有公制。当年的延安真正做到了十个没有:没有贪官污吏,没有土豪劣绅,没有赌博,没有娼妓,没有小老婆,没有叫花子,没有结党营私之徒,没有萎靡不振之气,没有人吃摩擦饭,没有人发国难财。

共产党的根基在人民、血脉在人民、力量在人民。人民的利益就是党的最高利益。因此,只有共产党才能实行真正的民主,切实做到让人民监督政府。这就是毛泽东窑洞对的历史底气。